触景无限 | 前端智能感知全球引领者

Menu

新闻资讯 > 新闻详情

东欧成为计算机视觉创业沃土,是凭借了哪些优势?

2015 年 9 月,Snapchat 宣布了对敖德萨(乌克兰南部城市)的图像处理初创公司 Looksery 的收购计划。自此,乌克兰的创业公司以及技术型媒体公司开启了野蛮生长之路。

据报道,这笔交易价值约 1.5 亿美元,是乌克兰迄今为止最受瞩目的创企成功案例之一。

Looksery 的应用程序可以满足用户在聊天过程中进行美容特效、添加滤镜。该公司创始人 Victor Shaburov 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也是人才青年计划竞赛的积极倡导者。

2013年,Shaburov 在敖德萨见到了后来成为 Looksery 的首席运营官的大四学生 Yuri Monastyrshyn。当时俄乌两国关系还是比较和平的,他们的产品团队则来自俄罗斯索契。收购完成后,Looksery 团队迁至硅谷,与 Snapchat 的同事搭起了新团队。

硅谷巨头眼中的东欧技术

Looksery 是东欧第一家在计算机视觉和面部识别方面均取得胜利的初创公司。

2016 年初,Facebook 收购了 Masquerade。该产品的开发商的另一款作品是视频滤镜 app MSQRD,曾被评选为苹果 App Store 中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之一。 Facebook 将 MSQRD 评价为“具有世界级视频成像技术的优秀应用程序”。

今年 8 月份,白俄罗斯计算机视觉公司 AIMatter 被 Google 收入麾下,收购交易距离该公司拿到当地投资者募集的 200 万美元仅数月之隔。该公司开发了基于神经网络的 AI 平台和 SDK,可用于在移动设备上对照片和视频进行实时编辑。另外,AIMatter 还推出了一款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 Fabby。

俄罗斯的创业公司也很受欢迎。去年,Mail.Ru 公司员工 Alexey Moiseenkov 开发的应用程序 Prisma 在东欧地区火起来之后迅速攻占了全球应用商店排行榜。这款 app 也建立在神经网络之上,可以将普通照片变成有艺术品质感的图片。

事实上这样的功能并不十分新鲜(参见德国的 DeepArt.io 以及 Sergey Morugin 创建的 Ostagram),但 Prisma 的独特优势在于其处理速度很快且可以匹配手机格式。

上图:Prisma 可以将用户的照片转换为具有艺术画作的风格的作品,如 Edvard Munch 的《呐喊》

Prisma 在 2017 年推出了一个新的应用程序 Sticky,它能把自拍制作成风格化或动态的贴纸,让用户可以在社交网络上进行分享。目前该公司仍然是独立运营状态,但近日有传闻表示,Facebook 和 Snapchat 对其高度关注,并试图挖掘潜在的收购机会。

卓越根源

开发移动计算机视觉技术不仅仅是简单的数理问题,由于许多现代移动设备的处理能力有限,优化性能才是最关键的。

Viktor Prokopenya 是一位来自白俄罗斯人的连续创业者,他最近在 AI 创业项目上投了 1 亿美元,他认为,“一个只能在 iPhone X 上运行的 AR 应用程序是不会被需要的。世界上的移动设备有数十亿台,其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是昂贵的设备。如果你想做一个大众市场的移动应用程序,它就要能在 iPhone 5s 上工作,并实现每秒 30 帧的标准,这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面对这样的技术挑战,得益于苏联时代的教育传统,东欧工程师人才储备可以说是很充足的。先不论道德和经济方面的发展,共产主义在培养跨多个领域的优秀科学家和工程师这件事上颇具实力。

Almaz Capital 的联合创始人、著名投资人 Alexander (Sasha) Galitsky 表示,在机器智能领域,马尔可夫链、马尔可夫随机场和马尔科夫模型是深度学习的基础,隐马尔可夫模型(Ruslan Stratonovich)是语音识别的主要模型,著名数学家 Alexey Ivakhnenko 则被认为是现代深度学习之父。

在苏维埃政权崩溃的时,国家的数学教育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保存。

白俄罗斯国立大学计算机编程系教授 Alexander Kurbatsky 补充说:“变革在逐步发展中完成,良好的数学教育为今天的数字化转型创造了土壤,影响范围也从前苏联的领土向外扩展出去。在过去 20 年里,成千上万的 IT 工程师和企业家去到了以色列、柏林、硅谷,乃至亚洲等地方工作。

下一代创企与“情绪型相机”

当然,还有很多 IT 人才仍然在东欧地区生活和工作,面部识别和相关 AR 技术领域的新玩家也不断涌现出来。

MSQRD 被 Facebook 收购之后,该团队成员 Andrey Yanchurevich 和 Dmitriy Dorin 又创立了 AR Squad公司,致力于“下一代AR内容”生产。

该公司宣称,有去的面具是 MSQRD 的病毒战略的一部分。他们正在开发一种新的用户和增强现实的交互。这家年轻的公司聘请了 MSQRD 的整个设计团队以及该领域的专家,为来自美国、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客户服务。

Banuba 一家位于白俄罗斯的创业公司,但其香港和塞浦路斯的办事处将业务扩大到了全球范围。该公司最近为全球的应用程序开发商和发行商开发了 AR SDK。这项技术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人工智能算法来识别人的面部和身体、理解他们的情绪和面部表情以及姿势和手势,并估计种族、年龄和性别。

从提供改善心情的内容到实用型建议等,该解决方案适用于多种类型应用程序,例如告诉你哪种发型最适合你,或你在几十年之后的样貌是怎么样的。根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Vadim Nekhai 的说法,Banuba 的优势在于其可以“在同一设备上混合各种技术,使性能优化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

2017 年初,Banuba 从Prokopenya 及其投资伙伴手中获得了 500 万美元投资。此后,该公司启动了一项“按技术分配股权”计划,来引入全球范围内的应用程序开发商。

此项目的第一份协议是与白俄罗斯的另一家创业公司 Inventain 签署的,内容是开发基于 AR 技术的手机游戏。此外,Banuba 向一个名为 Camera First 的 SPV 提供了 120 万美元的资金,用以开发游戏。

上图:用 Banuba 的技术绘制并分析笑脸

移动 AI 和 AR 技术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制作花哨的图片和视频功能。Prokopenya 说:“这种技术几乎可以运用于所有应用程序。”

Prokopenya 设想了一个这样的世界—任何应用程序都可以通过相机来描绘用户特征:男性或女性、年龄、种族,压力水平等。然后根据这些参数对内容进行优化,以获得最佳效果。

因此,健身应用程序可以通过分析用户的脸部来判断其增长或失去的重量,而游戏应用程序则可以根据用户类型调整其定价模型。Prokopenya 并没有将这类应用程序视为一种对用户隐私的侵犯,他认为机器只是关注一些“情绪性”的东西。应用程序会理解你的脸部表现的情绪,并相应地对内容进行调整。

在商业化方面,俄罗斯创企 VisionLabs 也在开发面部识别软件。他们的 Face_IS 解决方案可以帮助零售商向完成了面部识别的客户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此外,该技术还可以应用于广告个性化、物联网(IoT)项目、医药,交通,AR/VR 的用户识别。

VisionLabs 的另一个解决方案叫做 Luna,可以根据图像,凭借“独特的质量和性能模式识别技术”立即验证和识别客户。

这项技术引起了 Google 和 Facebook 的关注,对 VisionLabs 在计算机视觉和神经网络领域发展专业社区的事业,两家巨头都给与了支持。

人脸识别“黄金三镖客”

该地区的另一项肩负期望同时也极具争议的技术是 FindFace。该技术由莫斯科创企 NTechLab 在 2015 年推出,号称“世界上最精确的面部识别技术”,可用于人脸检测、验证和识别。

FindFace 的开发建立在深度学习和神经网络的架构之上。 2015 年 11 月,NTechLab 赢得了在美国举行的世界人脸识别锦标赛 MegaFace Benchmark,挑战内容是从一百多万张照片数据库中识别出尽可能多的人。该公司凭借其 FaceNet 项目干掉了包括 Google 在内的 100 多个竞争对手。

FindFace 在俄罗斯广受欢迎,社交媒体用户只用一张图片就可以匹配名字。事实上,FindFace 能将照片与国家领先的社交网络 Vkontakte 上的人物形象相匹配。该应用程序主要用于约会的目的,也可供警方查找罪犯,但有些人用它来骚扰年轻女性。尽管如此,这家新创公司最近在由 Impulse VC 领导的一轮融资中获得了 150 万美元的资金。

Yandex 技术扩散总监 Grigory Bakunov 提出了这种侵入式技术的一种破解方法。 他用一天的时间开发出一种“反脸部识别算法”,用化妆的方法来隐藏人们的身份。

上图: Grigory Bakunov 开发的“反脸部识别”解决方案

Bakunov 在接受采访时说:“这项服务能够提供未来主义的化妆效果,通过在脸上画几个线条就可以欺骗智能相机。”然而,结果证明这个项目是立不住的,因为 Bakunov 意识到相同的思路可能被用来欺骗银行和警察,他们最终决定不把该项技术推向市场。

来源: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