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景无限 | 前端智能感知全球引领者

Menu

新闻资讯 > 新闻详情

硅谷房价高交通堵,科技真能创造出美丽新城市吗

据国外媒体报道,创业者在硅谷的成功并不仅仅止步于具体业务,他们还想要创造一个个理想中的智慧城市。这种乌托邦似的愿景能实现吗?

旧金山湾区似乎是一个科技创业的圣地。在这里有乐观主义,创新思维和巨量财富,但这里并不是一个可以实现的乌托邦。

当地高企的房屋价格已经让教师和厨师等不堪重负,很多人甚至无家可归。这里的收入不均衡问题是全美最突出的。交通和物流运输也是一团糟。地方政府已经陷入了困境。

显然,该地区状况尚未得到改善。

“这里应该要好得多,”本·胡赫(Ben Huh)如是指出,其于2016年搬到了旧金山,此前在西雅图运营Cheezburger博客。“有这么多财富。有这么多的机会。“

在湾区,现实与理想的巨大差距让很多发明家和工程师都迷恋于这样的想法:如果开发物理电路和社交网络的人也能够建造城市呢?一个全新的地方,从头开始设计,打破所有禁锢,从千疮百孔的现行政策中解放出来。

胡赫就主导着一个由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启动的项目,旨在探索创建新型城市。消息一经发布,有数百人前来应聘这个看起来像是“终极全面初创企业“的工作。而去年10月,Alphabet公司旗下的智慧城市开发部门Sidewalk Labs宣布将与多伦多政府机构合作,重新构建一座”互联网“城市“。“

对于科技领域的其他人来说,他们普遍津津乐道亚利桑那州的智慧城市,或是内华达州的比特币开发区,亦或是洪都拉斯的一个特别经济区,幻想着新建一个理想中的城市。他们梦想拥有自动驾驶汽车,开创新的房地产所有权,用3D打印技术建设房屋,几天内就可以组装出摩天大楼。

尽管一些城市规划者对此不屑一顾。但事实上美国的城市都是建立在一些人的狂妄自大之上,比如说曼哈顿街头错综林立的水泥格子建筑,或是伫立在海湾的金门大桥。

“谁的脑洞曾经那么大?那么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人现在在哪里?“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Romer)说,他关于新型”特色城市“的想法已经影响到了科技行业的一些人。“科技人就像他们惯常所做的那样,比现在任何政府想得都更远,所以应该得到信任。”

他们的兴趣有内在的逻辑性。整个科技行业总在试图生产出更好的东西,例如更便宜的手机,更小的电脑,更快的芯片。但像旧金山这样的城市似乎并没有变得更有效率的版本。经济学家艾德格莱瑟(Ed Glaeser)曾在《城市的胜利》一书中指出城市是我们最伟大的发明,如果你简单地从字面上理解这一论断,那么就会认为科技行业应该有能力重塑城市。

当伊隆·马斯克已经向太空中发射火箭并试图为城市打造“超级高铁“时,梦想家说,这个想法并非如此。

27岁的家居用品公司联合创始人JD罗斯(JD Ross)表示,“有很多人都已经将想法变成了现实,’那么,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呢?还有什么比创办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更大的呢?“罗斯的公司估值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我们在手机中有主屏幕,我们在每个应用程序中都有主页按钮。但它确实要归结到人们的现实中去,这更重要。“

对于规划师和建筑师来说,所有这些听起来都过于天真,误将政策问题当成是工程难题。

理想城市的建设计划很少成功。规划师和建筑师往往会说,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修复现有的城市,而不是为了寻找新的城市。

很难说这些科技企业家会以何种方式看待这个世界,无疑这种方式对于那些专门从事城市问题的人来说几乎无法辨认。

理想城市:缺乏规则

胡赫自2015年从Cheezburger离职后到国外休假,来到了克罗地亚的港口城市杜布罗夫尼克。在那里的老城区,他看到很多美国人从破旧的建筑和狭窄的街道中出来,乘坐邮轮出海。

和很多从海外归来的城市规划专业学生一样,胡赫也有同样的顿悟:虽然美国人喜欢这些环境,但我们却无法在当地建造这样的城市。相反,我们鼓励城市扩张,不断增加城市密度,围绕汽车规划城市。我们还将这种范式出口到世界各地。

胡赫和其他科技人描述的理想城市与许多城市主义者所需要的并无太大区别。他们渴望克服邻避主义和私家车等问题。他们想要建造可步行的社区,周边是比任何现有列车都要快的“超级高铁“。他们关注的是经济适用房,对于他们来说经济适用房短缺似乎不是改变政策的问题,而是可以用建筑技术解决的问题。

“我们还没有影响到基础设施和社会的基本要素,”胡赫表示,“我们会做得更好,”他指着他的笔记本电脑补充说,“我们已经让新事物变得更好。但我们还没有把旧事情做得更好。“

在思考如何做到这一点时,技术人员推崇“第一原则”,这个说辞认为固有意识和传统专业知识可能会阻碍突破性想法。

这种方法之前已经起作用了。如果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起步时就研究世界各地出租车的管制规则,那么Uber根本就无法存在。相反,Uber提供的服务违反了这些规则,并改变了数百万人的出行方式。

对于城市建设来说,这意味着抛却其他概念、原有的建筑规范以及阻止变革的保守势力。理想城市所处的环境不仅是关于建筑物的空白,而且也是规则的处女地。

胡赫和其他人自豪地说,他们听到的问题很可笑:建造一个城市要花多少钱?你为什么不能在几天内建造一座摩天大楼?你能把一本城市的规则压缩到一百页吗?

这反过来导致了截然不同的结论。

“人类目前生活在相当于翻盖手机的城市,”Thumbtack联合创始人乔纳森·斯旺森(Jonathan Swanson)。他的公司将消费者与房屋油漆工以及婚礼司仪等专业人士联系起来。他说,如果有人能够建造一个更好的旧金山,比如说城市中的iPhone X。那么在两个小时之后,其他城市的人会要求对所处的地方升级。一个新的城市可能使数百万不住在那里的其他人受益。

“当有竞争时,就会像iOS与Android或者Lyft与Uber一样让用户受益,”斯旺森表示。没有竞争,我们会得到像康卡斯特或美国车辆管理局D.M.V这样的城市。

人与观念的冲突是重点

然而,贯穿过去的不只是关于城市发展历史,还有科技自身进步的历史。在20世纪60年代,正如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umphrey)所说,人们同样相信,“将要把人送上月球的技术也将成为我们改造城市所需的技术。”

当时,美国宇航局和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就开发“城市控制系统”开展了合作。月球着陆模拟器被用于研究城市环境。很多公司承诺从零开始建造太空时代的城市。

“很容易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设计师兼伯克利教授尼古拉斯德莫库斯(Nicholas de Monchaux)在他的《太空服》Spacesuit一书中描述了这段历史。

他说,技术改造城市的计划失败了,现在一样不会成功。的确技术可以帮助减少交通拥堵,或者让你能够更快地搭车回家。“但是但就一个城市来说,其并不具备可改进的基础水平,”他说。一个城市改进的动力来源于效率低下,来源于人们和观念冲突的难以预料。

目前还不清楚该如何改进整个城市。技术专家描述了“人类繁荣”或“生活质量”等崇高愿望。但崇高目标会在城市内部发生冲突。你可以把城市改造成人人都负担得起住房,但可能意味着城市会更加拥挤。你可以把城市改造成每个家庭都能沐浴到阳光,但这可能意味着城市太过空旷,不足以支持不同的餐馆和公共交通。

这些权衡需要政策抉择选择。所以希望避开政策的技术人员必然会无法绕开。

在技术性城市学者严重,Alphabet旗下的Sidewalk Labs似乎最可能创造出实际的城市。该公司在前任副市长丹·多克托奥夫(Dan Doctoroff)的带领下对纽约市进行了一年的研究,得出结论认为它需要一个比较空的区域才能真正实现创新。

由于已经有太多人员或建筑物,因此无法安装能源电网,或测试禁止私家车时发也无法测试私家车被禁用后的情况。但是,多克托奥夫指出,一个孤立的城市根本无法运行,因为人们不会想搬到那里。

“作为一个整体,智慧城市运动的效果一直不尽如人意,部分原因就是在传统的城市环境中很难展开手脚,“多克托奥夫指出,“另一方面,如果你完全不尊重传统的城市主义,我不认为它是可复制的。这可能太过天真。“

多伦多实验

加拿大多伦多有Sidewalk Labs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当地有大约800英亩的未充分开发的海滨地区。作为都市的邻近区域,可以重新构想在其中部署自动驾驶汽车,为投递机器人以及垃圾处理预制相关建筑和管道。该项目正处于试点阶段的议会讨论之中。最终Sidewalk Labs可能成为整个城市的联合总体规划者,同时也是一个管理城市的政府组织。

胡赫并没有透露Y Combinator的项目最终会采取什么形式。该组织宣布没有任何土地或政府合作伙伴。但是,胡赫将这种努力形容为“正在进行的疯狂项目”,主要是正在进行有关经济适用房问题的培训,Y Combinator认为这与其他一切密切相关。

技术带来的最大影响可能不会来自“超级高铁”或是加拿大多伦多这样的新型智慧城市超级环路或北美新城市。它可能会影响到发展中世界,当地的一些经济学家已经受到未来城市概念的启发,希望科技将会实现一切。

格莱瑟先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听起来似乎更像是挑衅,但与如何建设一个更好的旧金山相比似乎作用更大。他说,”首要问题是,我们如何以卫生且真正廉价的方式为贫民窟打造更多的塑料房屋?“

罗斯,这个27岁的企业仍在思考正确的目标。

“我想拿出1亿美元尽快弄清楚这个问题,”他坐在旧金山一个著名咖啡馆的角落里,窗外有很多建筑起重机,城市重建的速度比他想的要慢。

他说,“这比购买布加迪更有意义。”(晗冰)

来源:网易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