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景无限 | 前端智能感知全球引领者

Menu

新闻资讯 > 新闻详情

信息革命,我们提供完整的嵌入式智能视觉和AR增强现实解决方案

我们为什么做AR?

陆凡:苹果在2007年发布第一款iPhone,使之逐渐成为移动互联网的载体,同时也改变了面对C端市场的整个软件产业的消费方式。

在这之前,软件行业做产品,需要把软件卖给客户,而移动互联网通过App Store改变了这种方式。Apple倡导的这种内容生态开始发展之后,我们发现,软件的开发和销售方面,面临着巨大的改变。

所以2010年移动互联网大潮来的时候,我们立即选择进入移动互联网。同时,我们也很快发现了AR这个技术,一开始觉得这个技术非常的炫酷。后来我们意识到,如果增强现实能够将各种人们需要的信息融入到现实中,那未来对于整个人类的生活方式包括生产方式都会是颠覆性的。这会是另一场信息革命,我们也认定这场革命一定会到来。

成立触景无限的愿景,就是希望能参与这种改变世界的浪潮,于是我们果断地选择了做AR。

AR创业路上,我们趟过了哪些河?

陆凡:2010年触景无限成立,在中国做AR的企业里算是起步比较早的,因为当时并没有几家公司涉足增强现实领域。

在我们做AR浏览器之前,其实有一家叫作Layar的荷兰公司已经开发了一个类似的产品,大概比我们要早半年左右。Layar浏览器的模式其实就是一个开放的开发平台。开发者可以自由地在上面添加东西,比如可以做成旅游或者房屋寻租之类的内容,它的载体类似于一个频道。我们最初的AR浏览器(触景浏览器),参考的就是Layar的模式。但是当时面临的情况是,有的开发者做的就比较随意,用户体验很不好。而由于用户是在我们的平台上使用,于是就会认为内容是我们做的,因此认为我们做的不好。

由于开发者水平参差不齐,影响用户体验,所以当时我们就把这个浏览器项目停掉了,然后开始自己尝试做AR内容。那时候,这个行业的其他开发者做得还不是很好,实际上需要一个标杆式的产品,需要一个标准化模式,既是产品质量的标准,也是商业模式的标准,所以我们决定自己做一个符合标准的内容出来。基于我们自身拥有的比较领先的AR内容开发技术,完成了 “美景看看”这一产品。美景看看”实际上就是为使用者提供一个“走到哪儿都能及时定位、并精准实现信息与现实交互”功能的一个导览,这在国内是最早的,也是做得比较不错的。我们在做美景看看的同时还接到了很多项目,比如说为广州市政府做的“智慧广州”APP。它是广州市政府希望为老百姓提供的一个办事窗口,通过AR的方式帮助老百姓更好地了解办事的流程。比如说,办一个手续,需要哪些材料、流程是什么样的、依据是什么、收费有多少。用智慧广州APP对着办事窗口一扫,信息同时叠加在现实中,一目了然。

最终,“智慧广州”这个产品还在巴塞罗那的“智慧城市应用大赛”中夺得了一等奖。当时在世界范围内,几乎没有哪个政府机构运用这种方式为老百姓提供便利。


触景无限办公室

不仅仅是软件技术,还提供机器视觉解决方案。

陆凡:我们现在做的主要工作与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SLAM等技术紧密相关。除了软件方面面向全行业提供AR(增强现实)解决方案,还布局硬件,为机器研发视觉卡(Vision Card,简称V-Card),致力于成为机器视觉解决方案供应商。

什么是机器视觉,或者叫计算机视觉?它不同于简单的图像识别。打个比方,类似人类“看”世界的方式,不仅通过眼睛,还需要调动大脑,对外界信息进行处理并作出反馈执行,计算机视觉也是“看”与“思考”缺一不可。

要实现机器如人眼“看”的功能,首先得在一个三维空间里面感知这个空间,触景无限在这个阶段实现的,是基于三维空间,识别空间中的物体、地理位置、图像线条等等,在这个基础上做增强现实。其次,是解决对光影的感知和捕捉,而我们的算法,用在任何对光和影有感知的摄像头上,都可以去“看”,“看”完的内容会存储到触景无限的服务器中进行计算、建模。

为此,我们技术人员还组装了一台拍摄设备——一台装上了“眼睛”的小车,这个眼睛就是我们的“V-Card”,它其实是个包含摄像头、芯片与算法的机器视觉模组。

V-Card实际上是机器视觉解决方案的产品化过程,之后就能提供给很多其他需要“视觉”的硬件产品,比如无人机、机器人,极大地方便了行业用户的使用。

关于触景视觉卡“Vision Card”(简称“V_Card”)

视觉卡(V-Card)使用先进的视觉感知技术,能够在复杂背景中和高动态光照条件下完成对目标图像的提取、识别和分类,实时感知摄像头、目标物体、周边环境的空间关系,通过大脑(电脑)算法分析和理解实际的场景,以完成智能设备特定的功能。

V_Card具有低功耗、体积小、处理能力高等特点,满足智能设备对广域、移动、便携等方面的需求,适合机器人、无人机、安防、汽车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交通、可穿戴设备、AR/VR头盔或眼镜等应用领域。

我们十分希望能为“机器感知世界”这个方面的需求贡献我们自己的技术。大约2016年底,这套视觉卡解决方案就会上市,价格我们初步预估只需要几十美元。

一个设备或技术,必须能在具体场景下的解决一个具体问题才有意义。

陆凡:无论是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SLAM等软件技术,还是视觉卡(V-Card)这一硬件产品,只有在实际应用中才能发挥其价值。

比如说奥飞动漫现在投资了一家机器人制造厂商,虽然这款机器人目前应用了微软的技术可以与使用者语音对话,但还是需要用到视觉系统。因为所谓的机器人,一定要能感知外界,感知后把人的逻辑加进去,才能实现真正的智能化。如果机器人并不能感觉到使用者的喜怒哀乐,那就无法与使用者进行一个更好的交流。

虽然目前的机器人只能与使用者对话,但是生产方已经有这个想法了。比如说,如果机器人有了“眼睛”,它就可以看到使用者的喜怒哀乐,这样形成一个开心指数——其实就是机器人“看到”了使用者的表情并进行了分析判断。如果机器人是用来在家陪小朋友的时候,当小朋友的开心指数很高时,机器人就可以选择教小朋友背首诗,如果个小朋友的开心指数不高,那么机器人就可以选择给小朋友讲一个笑话,如果小朋友的开心指数持续很低,那么机器人就可以选择给小朋友的妈妈打一个电话,请妈妈关心一下孩子的心情状态。

在这种需求下,安装了视觉卡的机器人需要看什么,就可以通过不断地交谈(看与学习)来下达指令,比如看人的表情、看风景、看路线、看房屋的3d模型……未来,视觉卡还会不断地更新功能,依靠软件迭代完成升级。

目前的全景图片很多,图片资源如果是带矢量的,是可以直接用来制作AR内容的。如果只是全景的视频或图像画面,类似于高德地图这种只有街景的图片,那么通过我们的技术也可以实现实际景区的建模。这个过程实际上是把已有图像的立体化,立体化之后才能变成AR内容的资源。这样会给全景图片带来更多的体验和应用价值。

触景无限在做项目的时候,一直很强调有实际意义的场景化。一个设备或技术,必须要解决的是,在具体场景下的一个具体问题。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或者不能解决,那项目就属于伪创业。

启动新的融资计划,专注提供行业解决方案。

陆凡:触景无限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的公司,总人数目前仅30人,未来可预期的情况下可能也不会超过100人。

技术密集型公司价值通常较高,因为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资金可以更多地投入到研发中。研究算法和技术应用,即使人再多也没用,贵精而不贵多。从现有业务的角度来讲,仍然会先从软件技术着手,但下一步的发展,还是会以软件算法和硬件相结合的方式去做。视觉识别和增强,是增强现实实现更为完整的过程,未来在增强现实和智能领域,都会面对一个需求量很大的B端市场。从企业的角色而言,做无人机的,不太可能自己再去开发一套机器视觉解决方案,做汽车的同样如此。而机器视觉或是增强现实解决方案不可能是一锤子买卖,它势必随着载体硬件的发展,自身也需要不断深入发展,需要具备深度学习和升级的能力。

这就为我们这样的技术密集型公司提供了足够的发展空间,我们只需要专注在技术层面,把解决方案做好就行了。我们的目标就是为B端市场提供足够好用的机器视觉和增强现实解决方案。